【刊物文章系列】神人摔跤:論雅各對以掃的衝突人生

本文是來自伯特利神學院2011年6月院訊。

引言:

教會傳統對雅各的人物有不同的理解,常見的是把他看為用盡一切的方法爭取自己想要的東西,負面理解他不惜欺騙哥哥,也用手段對付拉班,得到了不當的好處。到了神以摔跤對付他後,生命才得以轉變。不過,這樣的人卻能與神相遇,得到神的應許與他同在(創二十八15),這對舊約一貫的教導有所衝突。無可否認,雅各的人生是充滿衝突,特別是常與以掃的衝突,引起很多人不同的誤解。

(一)背景:

神人摔跤的背景是雅各離開拉班後,返回迦南。他要面對昔日遺留下來的問題,就是要解決與以掃的關係。

1)出生的衝突(創二十五19-26

以撒娶利百加後,遇上了族長時期常見的問題,就是不能生育的問題。以撒由四十歲娶利百加,直至六十歲才等到利百加懷孕生子,可是以掃和雅各在利百加腹中相爭,使利百加痛苦非常。

對雅各產生誤解是由於出生爭鬥的情況,以掃出母胎時,弟弟雅各也出來,手抓住以掃的腳跟(創二十五26)。「雅各」(יַעֲקֹב)的名字本身與「腳跟」(עָקֵב)有關,動詞則是「抓住」(何十二3〔MT 4〕)和「欺騙」(עקב;耶九3)的意思。這裡明顯只是表達雅各抓住腳跟的舉動,而不是與處境無關的「欺騙」的意思,只是以掃失去祝福後對以撒申訴時才把雅各理解為「欺騙」的意思(創二十七36)。雅各這舉動在猶太傳統來說,不是有負面的意思。反而是以掃是不按次序出生(《主要米大示.創世記》68:8),以致在母腹中相擠。即是說,雅各的名字起因並沒有負面的意思。

2)長子名份的衝突(創二十五29-34

雅各用紅湯交換長子的名份,編修者沒有理解作負面的行為,反而事件結束後,編修者卻只是評論以掃輕看長子的名份(創二十五34)。即是說,雅各用正常公平的手法來作交換,只是以掃不看重自己的身份,覺得喝湯比長子的名份更重要(創二十五33),這是以掃的問題。他向以撒投訴,訴說掃各欺騙了他(創二十七36),這只是反映了以掃當時的感受和看法,因為自此以後,以掃只能成為「大兒子」(創二十七1、15),不能再是「長子」。[1] 這就能證明問題是在於以掃「不看重長子名份」,而不是雅各。

3承繼祝福的衝突(創二十七1-40

族長時期的繼位方式是透過祝福的儀式來進行,對於半遊牧民族來說,那時還沒有土地的擁有觀念, 受到祝福的人代表了承繼父親(或祝福者)的產業(如牲畜),其他人要離去,原因可能是不想他們住有在共同地區爭逐草場和水源,像亞伯拉罕與羅得的情況一樣。正如亞伯拉罕把一切交給以撒後,打發其他兒子離開往東方去(創二十五1-6),後來以掃都要到約但河西的西珥地(創三十六7-8),因此以掃事後發現祝福落在雅各身上,反應是很大,以撒也沒法再為他祝褔。

問題在於怎樣決定人選?神親自揀選是首要條件,而不是長子身份。夏甲所生的以實瑪利和妾基土拉所生的五個,都不是受到揀選的人。神指出只有撒拉所生的以撒才是承繼人(創十七19,二十一10-12),正如後來神透過兩個夢揀選約瑟一樣(創三十七5-11)。雖然神的揀選是首要,但是取決於那人的素質是否配合。雅各承繼了祝福,後來由約瑟來承繼(參代上五1)。雅各不選長子呂便,原因是他污穢了父親的床,與辟拉同寢(創三十五22;四十九3-4),後來雅各更以右手為約瑟的次子以法蓮祝福,而不是長子瑪拿西。

以撒卻以自己的喜好作為選擇的標準。以撒愛以掃原因是常吃他的野味(創二十五28),就算他要為以掃祝福之前,也先要吃一吃野味,這是唯一帶有以食物作為條件的祝福。不過,利百加愛雅各,原因卻沒有交代(二十五28)。不過,創二十五27正交代了一個可能性,雅各為人安靜,常住在帳棚裡(創二十五27)。這裡的安靜原意是指無可指摘(תָּם),是完全的意思,可以用在品行、道德上的素質,也可以指身體上的完美(參歌五2)。同樣的字眼也用來形容約伯為完全人(參伯一8,二3),相同字根用在挪亞身上(תָּמִים)。因此,雅各理論上是較恰當的人選。

以撒祝福的事件中,利百加採取主動的方法,為甚麼利百加如此做?最主要原因是利百加一早獲知神的心意:將來大的要服待小的(創二十五23),她知道是雅各得到祝福的。論質素,雅各較優勝;論恰當,神是揀選雅各。在祝福的事件中(二十七4),利百加目睹以撒的錯誤決定(二十七4),她可以怎樣做?只能透過瞞騙把承繼權交給適當的人選。在猶大人的著作中,利百加沒有受到任何指責,像她瑪要扮妓女爭取一樣(創三十八),同樣是正面的角色。

編修者在事件前後都指出問題的所在,負面角色仍是以掃。雅各爭奪祝福前已指出以掃娶了兩個迦南女子,常使父母心煩的(創二十六34-35)。事件結束後,利百加認為赫人的女子們令利百加性命都厭煩(創二十七46)。當時的做法是要娶本族的女子為妻,可是以掃卻不是這樣做。因此雅各離開前,以撒要求他雅各不要娶迦南女子,要在拉班那裡娶妻,娶同族的人。後來以掃聽到以撒對雅各的娶妻囑咐,結果以掃卻娶了以實瑪利的女兒(創二十八6-9),他以為這樣做就滿足了當時的要求。

(二)雅各重遇以掃的困境

(1)異象不能解決困難(創三十二1-5

雅各是常在危難中見到異象的人。昔日雅各離開迦南時在伯特利得到神給予的異象(創二十八12),歸回迦南前亦得到神的指引(創三十一3-13)。這時面對以掃的難題,他又見到「神的眾使者」,在途中遇到他。因此雅各得知這是神的軍兵(或軍營),叫在瑪哈念,意思是「兩個軍營」(兩軍隊)(創三十二1-2)。

這時神使雅各遇見神的「使者」,結果雅各就差遣「眾使者在他之前到他的哥哥以掃那裡」(創三十二4),目的是告訴以掃他從拉班我裡得到很多牲畜和僕婢,為要在你眼前蒙恩(創三十二5),意思要得到以掃的接納。

(2)人為方法不能改變恐懼(創三十二6-8)

雅各改用自己的方法,送上禮物,以為用這樣能解決問題,得到人家的接納,換來的結果是以掃帶來400人來迎向他,昔日亞伯拉罕帶領318人追回被擄去的羅得和財物。這時雅各只有感到懼怕(創三十二7),這是自然不過的反應。於是雅各又卻另一辦法,把僕人分做兩隊,以為以掃擊殺一隊,還可留下另一隊。做了一切他認為可以做的事,可是仍不能消除他恐懼的情緒。他所做的一切目的,就是還想著有機會逃避(創三十8)。

(3)交託給神不能改變困境(創三十二9-12

雅各臨急時想起四件事:(1)確認神的旨意:叫他回你本地本族去、我要厚待你(創三十二9,參三十一13)。(2)回想昔日神對他的恩典:自稱昔日只拿著手杖過約旦河,現在卻可以蒙神賜福,現在還可以把僕人和牲畜分做兩隊,得到富足(創三十二10)。(3)懇切祈求神:救他脫離以掃的手,免得全家遭害(創三十二11)。(4)想起神對他的應許(創三十二12)。

這時他的財物並不能解決他的恐慌,昔日神對他的恩惠幫不到他,因為他的焦點只在於以掃和他所率領400人,要前來殺害他和他的一家。這時他只能求神救他脫離雅各的手(創三十二11)。結果甚麼方法也不能解決他驚慌的問題!

(三)雅各的行動:

(1)逃避困境(創三十二13-21

於是雅各安排僕人帶著牲畜先走,又有第二、三個,彼此相隔距離,帶著牲畜作禮物,目的是「我先送去禮物,可以使他息怒,[2] 然後我才見他的面,他也許會接納我」(創三十二20)。雅各安排僕人後,一切都準備妥當。可是雅各卻要半夜起來,把兩個妻子、兩個使女和十一兒子都送過河。他不單把自己的親人送過了河,最後連一切屬於他的都送過了河(創三十二23),只剩下他一個人。

雅各的目的是甚麼?第一個可能是他想獨自逃命,正如後來大衛遭押沙龍進逼,他要漏夜過河逃走(撒下十七),與雅各的處境是在相同地區裡相反方向,最初他是想著安排有機會逃避(創三十二8),昔日他是逃避以掃而遠走哈蘭,這時因懼怕面對又要逃避。第二個可能是營造獨自一人的處境,以便他可以看見接著的異象:「雅各剩下獨自一人,有人與他摔跤」(三十二24)。

(2)神人摔跤(創三十二22-32

三者可能都是關係密切的,雅各準備逃走,那人是前來阻止他,於是兩人摔跤直到「黎明上來」仍未能解決。那人雖然「不能勝他」,但「擊打」雅各的大腿窩(כַּף־יֶרֶךְ)一下,就能使他關節脫了臼。「不能勝他」明顯不是指能力,而是整夜也不能阻止雅各的逃避態度。他只把雅各弄跛了,才能使他不再有能力逃走了。

奇怪是那人要求「容我去吧」(創三十二27),直譯作「打發我去吧」,是下層的僕人向上層的主人提出批准,例如亞伯拉罕的老僕人對利百加家人(創二十四54),雅各對拉班(創三十25),摩西對法老的請求批准(出四22),大衛請求約拿單(撒上二十28)。[3] 因此那人前來是幫助雅各,而不是懲罰和教訓他。

那人在「黎明上來」要求離去,理由可能有三個:(一)由於以掃正前來(創三十三1),(二)「半夜」在舊約中多是出現危難的時刻,[4] 這時白日已臨到,雅各不用再懼怕。(三)那人的工作已完成,雅各不能再逃走了。

雅各則要求那人祝福,不是帶有負面的意思,舊約祝福人可以有兩個目的:第一是在人面對一些處境時的表示,盼望神施行解救(書二十四10),這就是暗示雅各願意面對以掃的「威嚇」前的要求,第二是指某人離別前的動作(創二十四60,二十七10)。正如拿俄米與兩個媳婦離別前都祝福他們,盼望神恩待她們,使她們可以得到另外的新夫家中得平安(得一8-9)。這裡可能同時包含了兩個意思。

結果雅各得到改名的應許,「以色列」(יִשְׂרָאֵל)意思是「他與神角力」。 雅各與那人摔交後,那人聲稱雅各與神與人角力,都能得勝(創三十二28),是相爭之後的結果。 這裡的「神」是指那天使, 這事對雅各是很重要,他見到以掃時 認為因為我見了你的面,如同見了神的面(創三十三10)。至於與人角力的「人」是複數,是指以掃和拉班等人,他們昔日常使雅各的生活產生衝突,現在則已勝過,這不是能力或氣力勝過,正如接著雅各叫那地方作毗努伊勒,意思是「神的面」,他能夠面對面見了神,我的性命得以保全(創三十二31),他雖是脫了臼但能然使他不能逃避去面對難處,因此可以面對以掃前來的事,雅各要求以掃收納他的禮物,指出見了你的面,如同見了神的面(創三十三10),正是雅各經歷神後的體會。

總結:

 雅各給予我們很好的教訓,我們可以用盡一切的方法來解決問題,也可以用盡一切辦法來逃避問題,可是卻不能解決我們內心的感受。人可以選擇逃避,卻只能逃避了環境,卻不能逃避神。我們沒有感受到神的存在,不能感到神介入我們的生活中,我們只是懷疑神,埋怨神。有沒有反省我們與神的關係是怎樣?雅各由始至終都願意保持神人的關係,也樂意放下自己的感受面對環境。我們在日常生活忘記神,有事時卻只想著用自己的方法去解決或逃避,我們又怎能期望神介人我們的生活中?我們在生活上不確實遵行神的吩咐,就算神真的介人我們也不會知道。


[1] 只有在以掃對以撒說話時才把自己稱作「長子」(創二十七32)。

[2] 直譯:遮蓋他的面。

[3] 舊約只有19處用了這裡的動詞形式, 除了傳道書十一章1節,全是下層對上層的請求和批准。

[4] 包括神殺埃及長子(出十一4,十二29),參孫被人追殺逃走(士十六3),自己的孩子被別人以死去的孩子換調(王上三18)和死亡的時間(伯三十四20)。因此,詩篇教導人若遵行神的律例,半夜必起來稱謝神(詩一一九62),暗示不用懼怕傳統看為惡劣的時刻。正如波阿斯在半夜驚醒一樣(得三8),半夜是以色列人感到驚慌的時間,災禍多從那時臨到。

黃天相

伯特利神學院

後記:這篇文章寫了近十年,在不同課堂和場合都說了多次,但都不能改變世人對雅各先入為主的誤解!我們看聖經,不看編修者所表達的意思,反而是只看自己的個人見解或判斷。若不配合自己看法的經文又像刻意忽略了,結果經文變成自己的想法,這才是最大問題。經文很清楚評論以掃輕看了長子名份,自此以後經文都不再稱他為「長子」,為何他反成受害人呢?

有時傳統建立了要改變,是極之非常十分困難的事。既然這樣,我就先突破自己,第一次犧牲奉獻出了我的近照,不過重點不是我,而是我電腦枱上的兩粒東西啊!🤣🤣🤣

6 comments

  1. 係囉,嗰邊廂留完言,嚟到呢邊廂嚇了一跳🙀,搞乜咁大塊面呢?🤣🤣 諗諗吓無理由無啦啦自拍㗎,應該有啲嘢……最後係有留意到電腦下面兩粒嘢嘅。
    高低音喇叭嗎?高低音不是應該一個放上一個放下嗎?🤣🤣🤣

    1. 突然醒起apple store果姐姐仔說新手機自拍好出色,比之前型號好,咁咪試吓囉,點知你竟然是「嚇一嚇」的反應!🤦‍♂️🤦‍♂️🤦‍♂️
      咁都記得,證明我的講道例子好成功。🤣🤣🤣🤣

  2. 嚇一嚇只係冇諗過有塊大面出現响幅相度,唔關個樣事🤣 講真,如果冇執圖的前題,拍出嚟啲色調又確係唔錯。

    1. 我就唔識分別,總之係唔錯喇(我唔係講我果樣)!🤣🤣🤣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