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新瓶舊酒系列】圖書館

我重回學院,除了裝修後樓下出現了輔導中心,多了幾間辦公室,可用的地方充裕一點外,其他地方都沒有任何改變,包括同工仍是一樣。惟一不同的是我原本要兼任圖書館主任,我離職後自然由另一個同工接替。院長遵守承諾,我重投學院,沒有叫我「重操故業」,也沒有安排我做任何行政的工作。

【新瓶舊酒系列】好聚好散

我從回教書的行列,除了教書,每星期也騰出一兩天時間寫書,於是我在2007年就完成了我第二本書,這正是我期望的事。做了多年直到現在,每天都是做相同的事情,就是開着電腦不斷做自己喜歡的工作。

【新瓶舊酒系列】辭職不幹

我爽快答應學院的院長邀請,再度為學院效力。主要原因是他答應給我空間寫作,昔日離職去寫作的問題一掃而空。其次是自己做了譯經的工作已有一年半有多,親自經驗到譯經工作的各樣限制,與我當然預期的完全不同。最後決定離職的導火線,是覺得機構已經好像認為我已不大適合他們了。

【新瓶舊酒系列】放棄譯經

我上次無端見工失敗後,使我反思自己的未來路向。原本轉作譯經的工作是為了寫書,譯經是為了貢獻。上次的見工經驗使我想到,若有一個地方給予我寫作的空間,那就不一定要做譯經工作了。於是剩下來只有一個問題:譯經的工作是否值得繼續做下去。

【新瓶舊酒系列】無端見工

在樓闊門高的學院教完書後,叫我幫手的人來電,邀請我到他的學院飯堂吃午飯,原因是多謝我的幫忙。既然有人要請吃飯,礙於禮貌我當然樂於奉陪,於是我準時前往應約。怎料卻遇上完全估計不到,而又出人意外的事。

【新瓶舊酒系列】翻譯難處

翻譯聖經的難處,信徒若是懂得原文就不需要看譯本;若要依賴譯本的,卻又未必掌握原文。就算有一本「直譯」的譯本,他們仍不能藉着譯本來明白原文,更甚的是,直譯的譯本連翻譯的語文也不通順,結果信仰同是不會明白「經文」的意思。可是意譯卻又是與原文聖經的距離最遠,只把大概的意思翻譯出來。

【新瓶舊酒系列】首次寫作

當我無心再理會銷售量時,怎料卻收到來自不同地方的電郵,竟然看到了我這本書。自此以後,成為我寫書的方向,焦點不在於銷量(或是自欺),而是對於其他人將來的研究,究竟有沒有幫助和價值。

【新瓶舊酒系列】工作掙扎

我知道自己的工作方法與機構運作模式完全不同,不過我自問每天都是努力配合他們的要求。他們要甚麼,我就給他們甚麼。初時每天下班都累極,可能是長時間坐着,又不能像學院般隨時起來舒展筋骨,出外散步,結果下班回家後第一時間必是上床睡一睡,然後起來吃晚飯,之後又再睡覺。

【新瓶舊酒系列】翻譯聖經

每天在機構的工作是翻譯聖經,終於開始體會到機構的工作和處事作風了。其實機構裏的人全是好人,只不過我不大適應他們的工作方式。其實我在學院有時都要面對這樣的學生。只不過我不用與學生合作,也不用做行政處理學生的個人問題,這樣才使我「倖免於難」而已。

【新瓶舊酒系列】首次置業

很多人問為何我要選擇這樣遙遠的居住位置?地鐵45分鐘到樂富,重要是價錢較平,又可以與老闆娘家人同區,加上我早已習慣,曾經住在屯門,在元朗教書,然後下課到九龍城伯神,放學再返回屯門的三角關係。外國讀書也多是一樣舟車勞頓,已知道居所不可能在自己讀書或工作地點附近的常態。

【新瓶舊酒系列】離職

我為了讓自己可能做認為更重要的事,我在學院教學第三年後毅然辭工。我喜歡教書,但我更喜歡寫作,並且著作對我來說更重要。若是把東西寫下來的話,就可以流傳下去。此外,我畢業已兩三年,若仍不開始寫東西,再拖延多一些時間,以後就不用再想了。

【新瓶舊酒系列】寫作

我知道做研究和寫東西是要不斷維持,才能保持「狀態」下去,否則就一定會自動練成「化功大法」,以後想再重拾寫作的能力是很吃力的。一是研究能力變得生疏,二是更追不上時代的研究發展的新趨勢,寫出不合事宜的東西。

【新瓶舊酒系列】終點的起始點

我也時常對學生這樣說:「人家或許看不起你的畢業學院,但重要的是你不要給人看不起。要使人不會輕視自己,只有兩點,第一是『苦幹』;第二是『實力』。前者靠自己努力做妥每件事;後者則是看自己花多少功夫學習,培養自己的學識了。」否則做事一塌糊塗,處事只是凡事靠估的草包,給人看輕只是自取其辱,與人無尤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