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新瓶舊酒系列】無端見工

在樓闊門高的學院教完書後,叫我幫手的人來電,邀請我到他的學院飯堂吃午飯,原因是多謝我的幫忙。既然有人要請吃飯,礙於禮貌我當然樂於奉陪,於是我準時前往應約。怎料卻遇上完全估計不到,而又出人意外的事。

【無病呻吟分享】助紂為虐

在商業世界中,信徒遇到惡事,好像是理所當然的事。公司為了利益,有時甚麼都會做,身邊的人爭權奪利,也可以是撕殺不斷。低層的同工,為了生計好像只能俯首聽命。在大染缸下真的是對信徒極大的考驗。奇怪的是教會平時的教導,總是從自身的角度出發,只像理會信徒有沒有傳福音,在教會有沒有事奉和奉獻,全不教導他們在世界中面對的應有態度和生存的要訣。

【瑪拉基書系列】遵行悖逆的標準(瑪三6-12)

我最怕聽到有關奉獻的教導是「奉獻投資法」,高舉「奉獻越多,神賜福越多」。最常用的是引用瑪三9-12的經文,可是從不深究經文的真正意思。神賜福給我們並不是按奉獻的數目來決定的。我只問有這樣教導的人,他自己的奉獻有多少呢?若真的是這樣的話,我絕不介意把自己的收入全部奉獻出去,以便收回更多!

【無病呻吟分享】不公不義

學生在課程評核中提出學習完經卷後,都不懂得應用。我覺得很奇怪,「活出信仰」是信徒必然的事。若修讀了都不懂得應用,平時表現出來的信仰是建基於甚麼根據呢? 於是近年都假設了一些場景,以便學生可以嘗試應用所學習得來經卷的教訓。  

【無病呻吟分享】尋求神的心意

信徒可以用很多方法尋求神的心意,又說可以聆聽神的聲音,又認為每一步都要行在神的心意裏,不要走快過神一步,避免得罪神。這種以神為中心,要明白神的心意來成就神的計劃,當然是錯不了的。可是在真正的生活中怎樣實踐呢?

【無病呻吟分享】電腦

每天沒有特別事發生要我面對和處理,就已經值得感恩了,平時只好預備好自己面對意料之外的事。無論打針或電腦一事,我只是做了自己認為最好的方法去應對,在過程中盡了自己的本份去解決,解決到感恩,解決不到只能共存。自己控制不到的情況,只能安然接受。

【新瓶舊酒系列】顧問

在機構工作,除了開始寫書成為新的生活目標外,自己的日常翻譯工作也漸漸適應下來。特別開始商討譯文的用詞,開始找到一些成功感,例如創一21的「大魚」,我認為這翻譯會引起歧義,以為只是指「很大的魚」,甚至乎可理解用作煮湯的魚類,我建議改用較則近原意的「大海怪」,到了最後,達到共識採用「大海獸」。

【詩情畫意系列】神坐着為王(詩九十九1-9)

神坐着為王不是抽象的觀念,而是在信徒心目中的具體形象。這就表達在我們如何反應對神的態度了。有些信徒除了每週返教會聚會外,表現與其他人完全沒有分別,思考方式也是一樣。這樣如何承擔神所託付的「使命」呢?神就是叫我們與世俗分辨出來,用神的眼光看世界。我們腦海中知道神作王,掌管一切。若是每天總是為自己的利益打算,又如何可以經驗神呢?

【無病呻吟分享】年終總結

今年的疫情反反覆覆,已經是把不平常的生活模式變為正常,例如習慣了出入都要戴上令人不舒服的口罩。不過另一方面情況卻又改善,第一年搶購口罩的場面已不復見。或許這正是我自己面對環境的態度,不是要求神特別善待我,只用與其他人沒有分別都來面對相同的困境,但過程中期望自己能夠可以有正確和適當的反應去應付。

【冷知識熱信仰】人可以改變神嗎?

教會傳統的神觀是建基在哲學的論述,神是全善、全能和全知。這樣,我們就要受到不同的挑戰,若從希伯來聖經來看,神揀選掃羅作王一事,若神知道他會離棄神,又明知他最後要受罰滅亡,神仍要揀選他,這是否「全善」呢?若神事前不知道,祂就不是「全知」。若知道後又改變不到掃羅作惡,神就不是「全能」了。

1 2 3 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