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新瓶舊酒系列】圖書館

我重回學院,除了裝修後樓下出現了輔導中心,多了幾間辦公室,可用的地方充裕一點外,其他地方都沒有任何改變,包括同工仍是一樣。惟一不同的是我原本要兼任圖書館主任,我離職後自然由另一個同工接替。院長遵守承諾,我重投學院,沒有叫我「重操故業」,也沒有安排我做任何行政的工作。 繼續閱讀 【新瓶舊酒系列】圖書館

【新瓶舊酒系列】辭職不幹

我爽快答應學院的院長邀請,再度為學院效力。主要原因是他答應給我空間寫作,昔日離職去寫作的問題一掃而空。其次是自己做了譯經的工作已有一年半有多,親自經驗到譯經工作的各樣限制,與我當然預期的完全不同。最後決定離職的導火線,是覺得機構已經好像認為我已不大適合他們了。 繼續閱讀 【新瓶舊酒系列】辭職不幹

【新瓶舊酒系列】翻譯難處

翻譯聖經的難處,信徒若是懂得原文就不需要看譯本;若要依賴譯本的,卻又未必掌握原文。就算有一本「直譯」的譯本,他們仍不能藉着譯本來明白原文,更甚的是,直譯的譯本連翻譯的語文也不通順,結果信仰同是不會明白「經文」的意思。可是意譯卻又是與原文聖經的距離最遠,只把大概的意思翻譯出來。 繼續閱讀 【新瓶舊酒系列】翻譯難處

【新瓶舊酒系列】工作掙扎

我知道自己的工作方法與機構運作模式完全不同,不過我自問每天都是努力配合他們的要求。他們要甚麼,我就給他們甚麼。初時每天下班都累極,可能是長時間坐着,又不能像學院般隨時起來舒展筋骨,出外散步,結果下班回家後第一時間必是上床睡一睡,然後起來吃晚飯,之後又再睡覺。 繼續閱讀 【新瓶舊酒系列】工作掙扎

【新瓶舊酒系列】翻譯聖經

每天在機構的工作是翻譯聖經,終於開始體會到機構的工作和處事作風了。其實機構裏的人全是好人,只不過我不大適應他們的工作方式。其實我在學院有時都要面對這樣的學生。只不過我不用與學生合作,也不用做行政處理學生的個人問題,這樣才使我「倖免於難」而已。 繼續閱讀 【新瓶舊酒系列】翻譯聖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