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無病呻吟分享】丟棄書籍

現在要想著書立說而又可以容易出版成書的話,內容必須是實用性和趣味性,一切學術性的書籍,本地的出版社已經根本不會考慮(就算一些釋經書也不大多「學術」的),因為他們只以預計的銷售量作為考慮是否出版的因素,並不是看內容是否具價值,現在出版只為了銷量,並不是保留學問以便流傳下來。當然具權力決定出版事宜的人,根本又沒有相關知。識,根本不知甚麼是具有價值的學問。

不幸的是一些書就算可以出版,售出的數量都是慘不忍睹的。除非是課堂指定書籍,基本是無人問津的。因此現在不是有沒有人願意寫書的問題,而是寫了根本沒有地方願意出版,出版了又難以有人購買,無論是作者還是出版社都是雙輸的結果,對於讀者來說,書籍有沒有出版根本沒有任何影響,也全不會關心。反而外國有不少出版社是專注出版具價值的學術書籍。

最近使我感到震驚的,反而是書籍的結局。我看到有本聖經希伯本文極具份量一本兩冊的書籍(Joüon & Muraoka),竟然被人棄置在地上。那裏是學院在飯堂所設置的書架,作用是放着一些遭人棄置(或奉獻)的舊書,供學生隨意取去。我不知誰人會棄置自己的藏書,他們可能由於覺得書籍已不再適用,又不捨得棄掉,於是奉獻給學院,結果學院就出現了「舊書收容店」,供學生自由免費取去。這樣的做法和動機也是非常良好的,藉此可以給遭人棄置的書籍得到重生的機會,可以給另一「主人」收容,或許能夠繼續發揮其價值。

原本位置

最初我滿以為那些書籍多是沒用的,才遭人遺棄,怎料我卻看到地上那本極重要的書籍,怎會捨得丟棄呢?我也有這兩冊的書籍,因為有了新版(其實內容沒有分別,只是兩冊改為一冊),於是我就才把舊版轉送了給我認為既有潛質又有能力使用的學生。

這幾天接二連三又看到一些書籍遭人棄掉,於是只好向修讀《原文釋經》那「七小福」發出哀號(他們卻自稱江南七怪,我心裏就想更正,應是「伯神七傻」),因為全院只有他們或者對這兩本書有點興趣的。

左圖是原本的擺放位置,右圖是我為了同學方便找到弄出來的位置

我思量着甚麼人會如此狠心棄掉這些書籍呢?我覺得懂得選購這些書籍的人,不是普通的信徒,應該既是具有「品味」,也是願意花錢購買的人。甚麼事會令他不再需要的呢?我估計有兩個可能:第一是環境改變,或許是要轉職或搬遷居所,客觀環境已不容他再擺設這些書籍,只好捨棄自己的「珍藏」,我估計真的要下很大的決心(或是受到很大的打擊)。第二是要退休,我覺得這樣機會較大。退休要離開自己的工作場所,不再有地方放置自己的書籍,加上退休後無論是教牧還是教書佬已覺得不再需用參考書籍,於是就奉獻出去,總好過送到垃圾堆田區。

其實近年來我也是不斷盤算方法,要怎樣處理自己所擁有龐大數量的書籍。對我來說,每本書都極具價值的。可是每次想到自己退休後都要放棄,真的不捨得。我目睹友人退休後捨棄時的情況,真的討厭「歲月不饒人」的殘酷。更悲慘的是他以為找到有心人收容他的珍藏,怎料人家只是不好意思推卻他的好意,結果接收後則立刻棄如敝屣。因此要找有心人收容是很困難,特別是香港「土地不足」,想收容也難以做到。結果很多人就想到奉獻給神學院的圖書館,可是神學院又怎會有地方容納他們的舊書呢?圖書館也要花功夫篩選大量本身已有的重複書籍,加上員工又沒有能力分辨哪些是具有價值要保留下來的書籍,結果要驚動有關專科的同事就多不願意。因此現在多數也不接受舊書奉獻的了。

我想到自己退休時也要處理藏書問題。我不大願意不理會人家的需要就勉強人家收納,正如最近我聽到人家向我查詢一些東西,我回覆後正想到自己正有這樣東西,是我早前花了數百元從外國網站買回來,於是我就立刻轉贈給那人。事後我就有點後悔了,好像強迫人家接收我的舊東西(其實我有時還會使用那東西的)。

因此,我不想再這樣開口要求人家是否願意接收我的藏書了,一來相信很難找到這樣的人,因為那人要有足夠的地方,又要有相同興趣,也要覺得有用,決一不可。我所認識的人,根本沒有一個可以同時具備三個條件的。我曾想在二手書店放售,可是本地願意買書的人根本不多,更何妨我大部分書籍,根本沒有人會有興趣。到現在我仍想不到解決的方法,除非突然發達買了一間大房子作安置之用,那就應該是痴心妄想了。

黃天相

28-10-2022

後記

多年來我曾聽到不少同行說從不會買書,若需要看的書籍就要求自己學院的圖書館購買後為己用,另外的方法就在課堂上作為指定課本,集體訂購到某一數量,自己就可以得到免費的贈閱本。我從來都沒有使用過這些方法,也不理解他們的做法。現在我開始明白,他們可能並不是吝嗇不買書籍,而是買了回來後怎樣安置才是問題!因此最近我也不再買實體書籍,若要買都只會購買電子書,無謂再加添自己處置「雜物」的煩惱了。

對「【無病呻吟分享】丟棄書籍」的想法

  1. 等我半自首一下先🙈, 飯堂的舊書有一部份係來自以前天台的自修室。他們是退休牧師捐比神學生的,一次我和一些同學帶住幾個行李喼去搬書。但係我唔記得當中是否包含這兩本希伯來文參考書。

    基本上老師分析得很好,圖書館很難收編這些舊書。不過,捐書那次捐書係因為我地有個中間人勸退休牧師捐出,而不是土地問題。😌

    1. 哈,原來是「舊書收容站」是你們在有份弄出來。😂😂
      不過這幾本希伯來文書籍只是我近日才見到的,咁「耀目」的書我無理由我日日途經都見唔到的,應該是最近才出現的。

發表迴響